谭媛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丈夫在外偷情的事实,让她感到脑子一片空白。

  谭媛和蒋鹏是大学同班同学,两人相爱而结婚,新婚刚刚半年,这段恋情就出现了污点“老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谭媛眼前出现,“老婆你怎么自己跑掉了呢,我好担心你啊。”蒋鹏焦急地说。

  谭媛正气在上头,理都不理蒋鹏,扭头就走。

  “宝贝你听我解释嘛。”蒋鹏上前拉谭媛的手,却被谭媛一下甩开了。

  蒋鹏心里是爱着谭媛的,他也很想尝尝别的女人的味道,就是这个想法,使他铸成大错,和公司新来的前台勾搭上了。

  蒋鹏现在也是万分后悔,可一切都晚了。美女的脾气尤其大,蒋鹏惹怒了谭媛,要哄回来当然也没这么容易。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地沿着大街走着,无论蒋鹏说什么,谭媛都不愿听。

  谭媛想起从前,多少男孩子对自己千依百顺,言听计从啊,这个蒋鹏,竟敢这样欺负自己。走着走着,前方出现了一间地下酒吧,谭媛心想,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你能和别的女人鬼混,那我也要当着你面和别的男人亲热亲热,看谁怕谁。她看看身后蒋鹏追上来了,就扭头直往那家酒吧而去。蒋鹏知道谭媛在耍小姐脾气,不知道她想怎么样,只好也跟着进去了。

  酒吧里的灯光很暗,谭媛往酒吧里扫了一眼,看到角落里的四方桌子坐着三个男人,一个四十来岁,旁边和对面坐着的两人三十来岁,都叼着烟,象是来这里谈生意的。

  谭媛径直走过去,问到:“几位,要不要帮忙喝点酒?”

  “当然,请便。”那个四十岁的男人说道,一双眼珠滴溜溜地转着,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我要坐这里。”谭媛指着两个男人的中间,她是存心要气气蒋鹏。

  “呵呵,那真是求之不得了。”两个男人站起来,谭媛就坐到了长板凳的中间。

  蒋鹏知道谭媛的用意,他走上前对谭媛说:“老婆,对不起,我知道自己错了,你跟我回去吧,有话我们回去说嘛。”

  哪知道谭媛竟说道:“谁是你老婆啊,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可别乱叫啊。”

  “老婆,别闹了,我们回去吧。”蒋鹏继续说道。

  那个四十岁的男人一看知道蒋鹏和谭媛是夫妻闹别扭,这个江湖老手暗自高兴,今天真走运,这如花似玉的美女居然是个良家妇女。

  他开口说话了:“先生,这位小姐都说不认识你了,请你别再在这里打扰我们喝酒。”说着,趁势伸出左手搂住谭媛纤细的腰肢。

  “你!”蒋鹏看在眼里,不禁无名火起,指着那四十岁的男人,就想上前拉开他的手。

  这时突然走过来三个染着金发的小青年,拦住蒋鹏,其中一个个头较大的青年问:“什么事?”

  四十岁男人接口道:“他妨碍我们喝酒。”

  蒋鹏气愤地说:“谁叫他吃我老婆豆腐。”

  那金毛青年看了看谭媛,问:“他是老公吗?”

  谭媛看着蒋鹏的窘样,心里觉得格外的解恨,便答道:“不是,我不认识他的,不过嘛,如果他也想坐下喝杯酒的话,我也不介意的,只要他安安静静不要吵。”

  那个青年听了,转头对蒋鹏说:“听到没有,最好不要在这里搞事,要是你敢骚扰我的客人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蒋鹏憋了一肚子的气,但老婆在这里,尽管丢脸一点,他还是不敢就这么走掉,只好在旁边的桌子坐下,气鼓鼓地盯着谭媛。

  谭媛故意靠在那男人身上,“干杯”,和那男人喝起酒来。那四十岁的男人的一只手缓缓地在谭媛的腰部滑动,不时触碰一下她圆滚的臀部。

  谭媛两杯酒下肚,不知为何竟觉得腹部有点涨痛,阴道里分泌出不少液体,滑滑的,乳房也涨涨的,有股特别想做爱的冲动,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根本没法抑制。

  谭媛渐渐觉得男人的抚摩好舒服,竟然希望他能把手伸进衣服里去,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往中年男人的身上靠去。

  蒋鹏见谭媛越玩越过火,好象对自己视而不见似的,气得几乎要爆炸,无奈又不敢发标,只好也要了杯酒自己喝起来。

  由于谭媛被夹在中间,而且酒吧里灯光昏暗,音乐声又大,蒋鹏看不清楚,那中年男人已放肆地把手伸进谭媛的衣服里了,蒋鹏更不知道,他们在谭媛的酒里下了强烈的性药粉,谭媛性欲高涨,已经不能自已了。

  “你的皮肤真好。”男人赞叹着,双手肆意地揉捏着谭媛柔软的乳房。

  谭媛觉得好羞,这是蒋鹏以外的男人抚摩自己的身体,但不知为啥她根本不想离开男人的手,只觉得乳房被男人捏着特别舒服,特别是男人用力捏自己突出的乳头的时候,让她感到兴奋不已。

  她的乳罩早已不知去向,谭媛也懒得理了,谭媛伏在男人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她象是沙漠中的旅行者,饥渴难忍。男人玩腻了谭媛的上身,双手开始往她身体的下部移去。

  谭媛裤子上的扣子被解开,裤头立马松下来,男人来个前后包抄,两只手分别从前面和后面插进了谭媛的裤裆里。

  “不要……”谭媛轻轻地呻吟着,那毕竟是最让女孩子感到羞耻的私处,谭媛用手去阻挡男人的进攻,但药力发作,她阻挡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中年男人毫无困难地把双手伸到了谭媛的胯间。他左手绕过谭媛丰满的臀部,按在谭媛的会阴处,右手的整个手掌都贴在谭媛的阴部上。

  谭媛感到一阵舒心的快意,但被一个陌生男人抚摩下阴,仍旧让她觉得羞愤难当。谭媛把通红的脸埋在男人的怀里,羞愧得不敢抬头。然而这正合男人的心意,那中年男人颤动着手指,肆无忌惮地拨弄着谭媛柔嫩的大小阴唇,抓搓着谭媛的阴毛。

  谭媛阴道里充满了浓浓的液体,被男人一挑逗,阴道里更是泛滥成灾,阴道口湿嗒嗒一片。男人的手指夹着谭媛两片嫩嫩的桃花瓣,很快就找到了湿润的洞口,中指轻轻一伸,就顺利地插进了谭媛温润的阴道里。

  男人熟练而迅速地沿着阴道壁向上搜寻,很快就把中指落在阴道壁上部的某一处。谭媛的阴道充满弹性,紧致地含着男人的手指,仿佛十八岁女孩的阴道般鲜嫩,男人虽然久经沙场,也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老二已涨得快顶穿裤子了。

  男人很有技巧地旋转着中指,逐渐地向阴道上壁施力。一股难以形容的感受刺激着谭媛,而且越来越强烈,谭媛仿佛觉得自己的身体已不再受控制了,她有点眩晕,身体有点抽搐,双腿不由自主地张开了。男人把手指一抠,象把钩子般钩住谭媛的阴洞,同时手指有节奏地震动起来。

  “仔细听听,是不是有种清脆的水声?”男人在谭媛耳边轻声说道,“吱~吱~吱~吱~”的声音正随着男人中指的弯曲从阴道里传出来。

  谭媛顿时觉得小腹酸涨不已,臀部的嫩肉不住地抽动,再也撑不住了,阵阵玉液从阴道内喷射出来,射得男人整个手掌都是,整条内裤上都是谭媛的玉液。

  男人趁着谭媛高潮,帮她把裤子重新穿上,架起浑身软绵绵的谭媛站起来结帐,看起来要去别的地方。

  这时蒋鹏才发觉谭媛有点儿不对劲,谭媛只有在床上才会有这种淫荡的表情的。只见那个四十岁男人和刚才几个金毛小子咬了几句耳朵,然后那两个看起来象跟班的小子就和三个男人一起扶着谭媛象电梯走去。

  蒋鹏冲上前喊了几句“老婆”,谭媛都没回答,那两个金毛小子拦着蒋鹏,不让他继续向前。

  “谭媛……”蒋鹏急了,无奈身孤力单,根本近不了老婆的身。

  谭媛意识有点儿模糊,她心里仍旧很恨蒋鹏对她的不忠,她就是要让蒋鹏难受,于是她对那几个男人说:“让他上来吧。”

  其实谭媛对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完全没有主意,气愤加上春药的作用,使她的头脑一片混乱。

  蒋鹏心里也是混乱得很,他不知道现在的谭媛根本不受意志的控制,只傻傻地跟着那五个男人上了房间。如果蒋鹏坚决一点阻拦谭媛,谭媛一定会听他的话的,然而当他们进到房间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

  那个四十岁的男人把房门一锁,就抱着谭媛拥吻起她来,蒋鹏想上前阻拦,却被另外几个人制住。那几个男人怕蒋鹏破坏他们的好事,就找来绳索,把蒋鹏捆住,塞住他的嘴,把他扔在一边。

  蒋鹏动也动不了,喊又喊不出来,象个死人般坐在凳子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老婆被人蹂躏。

  谭媛被男人吻得喘不过气,眼看着老公被人绑在一边,却也无能为力。男人纯熟的舌头让她体温急升,性欲高涨。男人将谭媛的裤子褪下,谭媛的阴毛湿了一大片,内裤也湿透了,药力的作用真是厉害。

  男人把谭媛脱了个精光,在谭媛柔滑而洁白的肌肤上抚摩着,亲吻着,男人成熟的胡须刺激着谭媛每一寸皮肤,粗糙的须根扎在柔嫩的肌肤上,谭媛又痒又疼,竟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快感。

  男人一边吻着谭媛,一边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谭媛全身都被吻遍,强烈的刺激再一次让她达到高潮,亮晶晶的玉液在粉红的花瓣下点点滴滴地涌出来,谭媛再次泄身了。

  男人机不可失地跨到谭媛腿间,扶着谭媛的小纤腰,便把早已硬挺的肉棒朝谭媛的玉洞刺去,处在高潮中的谭媛成完全不设防状态,两片小阴唇无力地向两边分开,阴道口也象花蕊般微微张着,男人轻而易举就把粗大的阴茎插入了谭媛的身体里。

  粗壮的肉棒将谭媛细窄的阴道撑开,谭媛感到异常的舒适,谭媛同时也发现自己竟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插进了身体里,然而在药物的作用下,谭媛已无法拒绝那根能带给她快乐的阳具,也把自己正处在排卵期抛在脑后了。对谭媛来说,欲望已征服了她的一切。

  中年男人边玩弄着谭媛柔软的乳房,边前后大幅摆动下身,长长的阴茎几乎被整根拉到最出,又再次压到阴道的尽头,暴涨的龟头将浓浓的玉液吸出体外,顺着屁股缝直往下流,连床单都湿了。富有弹性的胸部在男人的手掌中改变着各种形状,突出的乳头也被男人狠狠地捏着。

  毕竟是别人的老婆,中年男人完全无怜香惜玉之心,双手如铁钎般掐住谭媛胸前的宝贝,下体也用尽了力,撞在谭媛翘圆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仿佛不把谭媛的身体插穿就不善罢甘休似的。

  在药力的作用下,谭媛似乎非常享受,在男人跨下大声呻吟着,伴随着每次强有力的撞击扭动腰肢往上迎送。

  谭媛很快又高潮了,阴道条件反射地收缩着,粘稠的玉液布满了男人整根肉棒,谭媛的臀部和腹部都在微微颤抖,双腿钩着男人的后背,似乎示意他再插深一点。男人干脆趴下,张口咬着谭媛的左乳,上面立刻出现两排红红的牙印。

  男人象疯狗般啃着谭媛柔嫩的胸脯,下体抽插的力度和速度愈加剧烈。蒋鹏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果然,男人突然紧紧地将谭媛小巧的身躯抱在怀中,两人的小腹密不透风地贴在一起,男人腰部弯曲,又粗又长的肉棒完完全全没入了谭媛的身体里。

  蒋鹏把头扭向一边,他实在不愿看到这一幕,他知道此时男人正在自己老婆身上尽情地喷洒着精液。

  男人插得好深,龟头的顶部已到了谭媛的子宫口,他用足了劲,把体内的精液象打针般,全部注射到谭媛的子宫里。男人的阴茎相当有力,谭媛能明显感到阵阵液体很猛烈地冲击着自己身体的深处,而且次数还不少,足足有七、八股浓浓的精液射在里面。

  一种无尽的满足从谭媛心底升起,然而当她扭头看到一旁的蒋鹏时,她惊醒了,天啊,自己都干了些什么,自己竟和一个陌生男人肌肤相亲,而且是在自己老公面前,还在危险期让他把精液射在自己体内。

  然而一切都迟了,男人的精液已完完全全灌进了谭媛的子宫里,原本硬直的肉棒正在逐渐软化。男人贪婪地再次在谭媛的脖子、脸上、胸部啃了一遍,才满意地离开谭媛的身体。

  四十岁的男人享受完了,点根烟在一旁休息,其中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接着上了。谭媛的药力还没完全过,加上刚做完一次,全身软得象面团似的,根本反抗不了,又被第二个男人轻松地进入体内。

  谭媛阴道里还残留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被男人抽插几下,欲望又开始强烈起来。她很快又达到高潮,配合着男人的进攻动作起来。

  这个男人有点胖,又肥又圆的肚腩压得谭媛几乎喘不过气去,随着男人阴茎的大肆进出,他的动作速度越来越快。终于,这个男人也象第一个男人那样,把阴茎深深地压在谭媛体内,射出了他身体里的精液。

  谭媛连续和两个男人性交,已是筋疲力尽,药力也逐渐过去了。她感到羞愧极了。

  谭媛不想再继续下去,她勉强支撑着身体想坐起来,可第三个男人看着前两个人爽了这么久,哪能这么容易放过她。他拿过一杯调好性药的水,扶着谭媛的肩膀,说:“渴了吧,来,喝点水。”

  谭媛不肯喝,男人便捏住她的鼻子,强行把整杯水灌给谭媛喝了下去。谭媛很快又一次欲火焚身,丧失理智。第三个男人也把精液全部射到了谭媛的身体里面。

  三个男人都干过后,又让那两个金毛小子接着上,不但如此,那个四十岁的男人又打电话叫来另外三个男人,至此,谭媛彻底沦为这八个男人的公共厕所。

  谭媛的子宫都被男人的精液填满了,金毛小子刚在谭媛体内射完精,浊白的液体就从谭媛的阴道口漫溢出来。

  他们把谭媛扶起来跪下,白色的精液竟形成一条水柱,从阴道一直延伸到了床单上,流了一大滩,等精液流干净了,他们就用纸巾擦干净谭媛的阴洞,继续干,接着往谭媛的子宫里射精。

  就这样,八个男人在蒋鹏面前将谭媛轮奸了一晚,谭媛的子宫反复被精液填满,又倒流出来,紧接着又被填满。到天亮的时候,谭媛已虚脱得昏死过去。

  那八个男人也分别轮了好几轮,无力再战了,便穿好衣服,扔下被绑得结实的蒋鹏和赤身裸体的谭媛扬长而去。那个四十岁出头的男人还不忘把谭媛的内裤也拿走了。

  谭媛被八个男人轮奸了一晚,因为性交过度晕了过去。蒋鹏被绑在凳子上,一夜没有合眼,也疲惫得睡了过去。两人醒来时已是中午了,蒋鹏被妻子微弱的呻吟声惊醒,他睁开眼睛,谭媛赤裸的身躯正在床上微微抖动着,谭媛身上、床单上都沾满了精液,房间里一股腥味,挺拔的乳房上布满了指甲印和牙印,腰部、臀部也被抓伤了好多处,一道道血红色的瘀痕清晰地印在白得象雪一样的肌肤上。

  “老婆。”蒋鹏心疼地喊了几声。

  丈夫的叫唤逐渐使谭媛缓过神来,美丽的眼睛慢慢张开了。

  “亲爱的,你怎么样啊?”蒋鹏急切地喊道。

  谭媛看起来很虚弱,她有气无力地扭过头,看到一旁被牢牢绑在凳子上的蒋鹏,顿时泪如雨下。谭媛蠕动着爬到了蒋鹏身边,跪在蒋鹏身前,伸出颤抖的双手,想帮蒋鹏解开身上的绳索,无奈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绳子绑得又死,怎么都解不开。

  “亲爱的,你没事吧?”

  “没事……”谭媛已泣不成声了,“老公,对不起……”

  “不是,是我不好,老婆。”蒋鹏柔声说道。

  谭媛哭得更加厉害了:“老公,我的下面……好疼啊……”

  蒋鹏关切地问:“哪个部位啊?疼得厉害吗?”

  谭媛点点头:“阴道口……好疼……”

  正说着,一股白色的液体从谭媛的大腿根部流了出来,连绵不断,在谭媛的身体和地面之间形成了一条细线。谭媛羞愤得低下头,此时此刻,她真不知该怎么面对蒋鹏。
(完)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38 关闭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