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蓝暖仪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因为这是儿子初中最后的一个暑假的第一天。

  在两年前的感情纠纷中,儿子被判给了前夫,随后前夫就把工作关系调到邻市。在这场战争里,到底谁是赢家蓝暖仪也说不清,反正她失去了儿子,丈夫则失去了她。

  两年加起来她能和儿子共处的日子加起来也不过一个月。昨晚她在电话里向前夫又求又拜的,才得以批准这宝贝儿子和她过一个月的假期。这可是以前用两年时间才可凑足的日子,如今一个月就全补回来了。

  然而虽说是放假,但蓝暖仪所任教的学校今天还是有会要开的,其实也就那些千篇一律的关于暑假各班主任要注意家访以及开假期补习班的问题。“这些在假前都议好了的事,还那么多废话。”蓝暖仪平生第一次发了牢骚,接着又有了工作以来的第一次缺勤,向级长告了个假就兴冲冲地望超市而去。

  厨房里的蓝暖仪回想起来还有一丝的遗憾,十多年的满勤记录就这么没了,想当年即使是离婚手续,也是熬到学生放假才和丈夫去办的呢。但她不后悔,虽然这次请假的原因,只是为能早些回家有时间为儿子做上几道拿手好菜。蓝暖仪心情愉快地忙活着,同时她还得竖着耳朵注意门外的动静。儿子有钥匙可以自行开门,正因为这样,她才不愿意在儿子进门后,迎接他的是空荡荡的客厅。

  此时蓝暖仪就站在了门后,双手在围裙上机械地擦拭着。她的心情是既紧张又兴奋,虽然只有六个月的时间未见面,但在于她来说不吝于熬过了六个严冬。

  蓝暖仪犹豫着是否该替儿子开门,可又生怕吓了他。门外的钥匙碰击出的叮咚声在她听来,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她甚至有些埋怨自己,干嘛非得安上这开锁程序复杂的两道门……

  锁柄终于轻轻的旋开,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出现在眼前,微笑着叫了声:“妈。”

  蓝暖仪顿时两眼生涩鼻头微酸,似乎之前多少个不眠之夜、煎熬和付出已被这一声“妈”所补偿。她不顾一切地把儿子拥在怀里,为的是那份思念,以及不想让儿子见到的泪水。

  十五岁的欧阳致远对于母亲如此大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本能地把双手也圈在母亲的后背。他没蓝暖仪高,以至只能把脸挨在母亲的脖子上。眼皮底下,是母亲那雪白的颈弯。他忽然想起芭蕾舞《天鹅湖》,在湖边哀哀起舞的天鹅,不也有着与这并无二致的曲颈吗。

  一丝似檀似麝的味道钻进欧阳致远的嗅觉,这是他闻了十数年的母亲所特有的体香。然而就是这股再熟悉不过的体香,今天却令他在这个时候萌动起青春期的欲望。欧阳致远轻轻地把身体向后靠了靠。

  蓝暖仪似乎也感觉到了儿子的不安,但她却没往深处想,只道是自己过于热切的表现所致。于是忙松开臂弯,把儿子领到客厅:“小致你坐这看看电视,妈的菜就好了。”

  欧阳致远笑道:“我是你儿子又不是什么客人,该帮忙做个下手吧?”

  蓝暖仪一丝暖意掠过心房,笑着瞟了儿子一眼,道:“待会儿帮妈吃多点就好。”说着转身进了厨房。

  为了儿子的到来,即使在自己家里,蓝暖仪也不敢把平常的便装穿出来,而是如临大宾地套了一袭浅紫色的连身筒裙。当然妆是不化的,一来她不喜欢,二来也没这个必要。对自己的容貌身材,她是绝对有信心的。虽然年轮已无可奈何地圈到了三十六,值得欣幸的是依然保有同样数值的胸脯和臀部,加上二十四五的腰围、一米六五的身高,仅在数字上就把大部分同龄妇女比了下去。

  欧阳致远倚在门框边第一次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母亲忙这忙那的,心底也第一次泛起异样的感觉:“妈妈,今天你可有点特别,怎么以前没觉察到原来我妈妈也是个漂亮女人呢。”

  蓝暖仪脸上一红,即使是儿子的赞美,她也觉得有些害羞和昏眩,只知这身打扮已值回分数。籍着用手背拭发鬓细汗的机会,蓝暖仪不自觉地挺了挺胸:“是不是妈妈老了小致才说这话安慰妈来着,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的?”

  “你出去大家都知道呀,可现在只有你和我在这里…”话说出来又觉不妥,听起来有那么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味道,欧阳致远赶紧把后话咽了。

  蓝暖仪没多想,但有点纳闷儿子的欲言又止,她打心眼里希望儿子能再赞两句,他却忽然惜字如金起来,只是进进出出的拿碗端碟去开饭。

  时至今日,蓝暖仪才知道冷气在七月里是多么的重要。本来她的生活就是静如止水,也习惯了随遇而安,所以对那去年就没了雪种的空调没在意。如今看着儿子吃得满头大汗的憨样,蓝暖仪暗底下自责的同时亦爱怜地拿手绢替他按按额头:“慢点吃,菜多着呢。”

  “妈你也吃呀,看这菜都把我这碗堆得找不着饭了。”欧阳致远见母亲只是捏着筷子盯着自己,多少有点不自然。

  “哎,妈在吃呢。”

  蓝暖仪心不在焉的有一筷没一筷地喂着自己,亦不敢再频频往儿子碗中夹,只是瞅着那碗里菜快没了,就“忽”的又送来一块,把个欧阳致远弄了个哭笑不得。

  蓝暖仪是特别喜欢干净的人,饭毕把欧阳致远按在沙发里继续看电视,自己急急忙忙的收拾完残局就去洗了个澡,又替儿子调好水温放满浴缸。经过了一个晚餐,母子间的亲情已和两年前再无区别;如果说有的话,也只能是更深一层。

  眼见母子之间再无拘谨之下,这会儿她就随意地套上家居服,便到客厅催儿子洗澡。欧阳致远可没这么积极,赖在沙发里直如死蛇烂蟮一般,任他母亲连拽带推就是不去。

  蓝暖仪只觉得连磨儿子去洗澡也是一种享受,此刻摆出一副央求的面孔,笑道:“小致快起来……刚才出那么多的汗不快些儿洗了可不成……要不妈妈替你抓头好不好?”

  欧阳致远这才换上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哈,这才是我的好妈妈呢。”

  蓝暖仪也笑着在儿子的臀部上轻拍一掌,嗔道:“大懒虫……哎,在饭厅那坐着才好洗啦。”

  蓝暖仪特意把椅子调了头向着卫生间的门口,手在欧阳致远头发中细细地揉着,眼却在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未离开过卫生间里的镜子,从那里可以看到儿子正合眼享受着自己的服务,还时不时因为自己的不小心扯疼他的头发而作呲牙咧嘴状,直教她有一股亲吻儿子以作补偿的冲动。

  眼前这人儿就是她和前夫的结晶,是她强忍着剧烈的妊娠反应而怀胎十月,也是她在手术台上刻骨铭心地痛了三个小时才得以降临人间的心肝宝贝。他几乎继承了父母的所有优点,有着初现棱角,线条一如其父的脸廓,上面镶嵌着的是七分从她的五官。看着被她搔得布满白色泡沫的头发,突然发现儿子象极了希腊雕像中的大卫……蓝暖仪看痴了。

  欧阳致远在享受的是贴在母亲身上的感觉。

  由于椅子扶手高度的恰到好处,欧阳致远的手肘刚好能碰到蓝暖仪的髋部。

  蓝暖仪的身体随手臂的动作而轻轻地摆动着,亦轻轻地摩擦着他的肘部。

  欧阳致远不敢过于把手臂推得太后,惟恐过度的挤迫让母亲察觉,但这并不影响母亲的体温和大腿根那种柔软的感觉从手臂传过来。他甚至用手肘“摸”到了蓝暖仪的内裤的花边。“应该是有着很宽的蕾丝边紧贴着大腿根的那种。”欧阳致远心里暗忖,只觉得两腿之间的那团火,顺着小腹胸口的一路燃上来,几乎就要从口腔喷薄而出了。

  “妈妈……”

  “嗯?”

  “没什么,就想叫你一声。”

  蓝暖仪此刻心里还真的是名副其实地暖了起来,轻敲一下儿子的头,笑道:“来,冲水啦。”见儿子收腹低头的走向卫生间,想起如弄湿衣服他怕是不好受,又道:“把衣服脱了吧?妈可没那些美容院的本事。”

  欧阳致远整个儿僵立母亲面前。他知道母亲只想脱他的外衣,换在平时恐怕他自己立马就动手脱了,也不必母亲吩咐。可现在……之所以刚才他收着腹走,就是怕母亲会发现自己档部的丑态……想出言阻止,已是迟了。

  眼见儿子呆立不动,蓝暖仪只以为他是怕眼里进水才没有动作,于是主动替他把T恤掀起。欧阳致远条件反射地举起双手,脑子里乱哄哄的,想尽快平复自己的思绪好让勃起的器官安静下来;可母亲的体香又不合时宜地在鼻端旋绕,加之身体和母亲的指头的接触,那器官的反应与他的愿望已背道而驰。

  蓝暖仪的动作没有停顿,接着蹲下去解皮带:“小致哎,平时也得到外面玩玩,会会朋友,你爸说你有空就看书上网,小孩子得多活动活动……”

  话未说完,她整个儿呆住了,在眼前不足十公分的地方,有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蓝暖仪完全没想到儿子的男性特征已成熟到了这个地步,它雄伟到可以把内裤的顶端撑开一条小缝。蓝暖仪甚至看到那里有一滴晶莹的液体。

  “妈……”欧阳致远不安地动了动身子,把蓝暖仪从那惊奇、尴尬、还有一丝说不清的喜悦和害羞中惊醒过来。她掩饰性地把垂下来的发丝往耳后一别,清清嗓子笑道:“来,冲水。”胡乱地替儿子冲洗完,逃也似的离开卫生间。

  欧阳致远暗暗松了一口气,母亲并没如预料中的嗔怒,让他减去了不少罪恶感;而那欲言又止,娇羞无限的真情流露,亦令他回味无穷。

  “原来自己的暴露居然能令一个成熟女人有如此大的反应。”以前在小伙伴中因为尺寸过人而自卑的欧阳致远心态急转为自豪,回味着母亲刚才的表情,浸在温水中的性器愈发滚烫,“再来,妈妈,我还想再看……”欧阳致远思索着怎样可以将这一幕重现。

  要想在母亲面前名正言顺的再做一次暴露狂,首先得有一个好的理由,欧阳致远想到了衣服,他庆幸自己是两手空空来到母亲这儿的。

  “妈~~~~~~”

  在客厅,蓝暖仪手肘支在双膝,手掌托着腮帮子,想捂去那发烫的温度。

  自离婚后,她深受“寡妇门前是非多”的谣言所困惑,两年里她从不敢真正地去想男人,一心一意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和一心一意地思念儿子;在应酬面前也是常摆出一副让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冷若冰霜的面孔,因而在学校的绰号也由两年前的“蓝美人”变成了现在的“冷美人”;她也习惯了与男人之间保持着“离台三尺”的距离。

  可现在,一个不知该算是男人还是儿子的人在她眼皮底下展露出她久违了的东西。尽管还隔着一层障碍,蓝暖仪却认为自己的脸之所以滚烫,全拜儿子那物事热力辐射的缘故,她轻轻地别起双腿,羞涩地体会那两三年前才有的湿透内裤的感觉。顷刻蓝暖仪又挥挥手,象赶苍蝇般想把自己胡思乱想的东西赶走,“儿子是被动的,谁让自己去脱他的裤子来着。”她下意识地为儿子开脱。

  此时儿子的一声“妈”从卫生间传来,不谛于响了个春雷,整个儿条件反射地弹起跃过去。儿子的传唤,自然是圣旨。

  欧阳致远的要求也让蓝暖仪着实吓了一跳,这才想起下午太匆忙了,居然未替儿子置些换洗衣服。她自责地埋怨自己几句,站在门边——再也不敢进去了,小心地问道:“小致,妈忘了买你的……内衣,将就着穿你今天的好不好?”

  欧阳致远暗喜,果然让他猜对了,遂作出不高兴的语气:“什么嘛,又是你交代的空手来就行,如今又是另外一回事。”配合着还双手用力拍打水面,发出的响声告诉蓝暖仪,儿子正发脾气呢。

  蓝暖仪慌了手脚,情急之下连忙推开门就解释:“小致,妈不是成心的,明儿——”眼前的情景却让她实在说不下去了。

  欧阳致远坐在浴缸中盯着冲进来的母亲,透过还未用沐浴液的清水,那阳具的狰狞之态自是暴露无疑。

  蓝暖仪当然也看到了。

  她几乎当场就软了双膝,忙撑住门框,把目光游移别处。地上堆着儿子的衣物,看来是掉在水里无法再穿了,之前她的建议自然作废,解释也起不了效果。

  儿子才来第一天就让他碰上不顺心的事情,往后的一个月可怎么过?

  蓝暖仪清清嗓子,小心地道:“小致,是妈不好,你别生气……要不,妈想想办法,好么?”

  欧阳致远低头在水中搓着阳具,幻想母亲那红晕满面且惊且羞的娇容,故作勉强地闷声道:“……好吧…”

  蓝暖仪长出口气,飞快地冲向客房——儿子的动作令她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定了定神,她才想起该做的事情,开始在衣柜寻找合适的替代品。由于在此之前欧阳致远都是自带换洗衣物来度假,她就没往这边留心过,如今就后悔自己对儿子的不周之处:衣柜里只有他的一套睡衣和几款过时的外套,却找不到内衣裤……

  呆立半晌,蓝暖仪无奈地做了个自己也感到脸红的决定。没办法,只好让儿子穿她的内裤了。

  在穿衣镜前左比右划,蓝暖仪就是作不出决定。首先她的臀围比儿子的大很多,一些比较素色的内裤偏偏大多是把臀部全包起来的,要是裹在儿子的臀部上肯定太宽松;那些小三角裤是两年前常穿的,又嫌太性感,要么刺绣镂空要么蕾丝包边,颜色也不大对头,大红大紫的……挑来选去,拿了一条纯白三角裤,薄了些,但胜在没甚花样在上面,大概还是可以让儿子将就的。

  欧阳致远步出客厅时浑身上下都不自然,最贴身的不是自己的衣物,睡衣的尺码明显已小了一号。可当他看见母亲那忐忑不安的目光时,意识到自己的恶作剧玩得有点过头,遂从沙发后揽了母亲的脖颈,“妈……对不起,儿子不该对你发脾气的……”

  蓝暖仪惬意地享受着儿子脸庞在耳鬓的厮磨,她并无委屈的感觉,倒是心里燃起一丝暖意:“傻孩子,是妈的错呢…做教师的也这么粗心大意……来,坐这里了——明儿妈下班再给你换……还要买些什么东西么?”

  “不是放假了么,怎么还要上班?”欧阳致远顺手抄起旁边的报纸。

  “你们做学生的当然是放假啦,我还得和各科老师碰头,议一下补习班的事儿。下学期我带的这个班眼看就是应届班,上面不放心,说什么也要让各科给他们填一下鸭子,这是规矩。说穿了也是为了高考的升学率,为了他们的政绩。”

  蓝暖仪想到这个月还是不能把时间全部放在儿子身上,多少有点内疚和气馁。

  “哎,以前妈你不也常填我鸭子,不会是为了政绩吧?”娘儿俩分开前,蓝暖仪倒是经常充当家庭教师这角色,如今却难有机会再听母亲的谆谆叮咛,欧阳致远不禁鼻头微酸。

  蓝暖仪觉察到儿子情感的起伏,亦为他的依恋所感动,又不想再添涟漪:“以前是你少不更事嘛,现在赶你去玩还来不及呢,总得张弛有度,将来欧阳家出书呆子就笑死妈了。”

  “从前你光教我读书写字,可没教我怎么吃喝玩乐。”

  “找乐子还要当妈的教呀?你也别说人听,贻笑大方咧。再说了,打小你就一人小鬼大的主儿,还有用得着妈的地方?”

  “我再大也就你儿子不是?儿子蹭妈的好处可是天经地义的……”

  “一边去,妈哪有什么好处给你了。”嘴上如是说,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却润得蓝暖仪心里甜甜的,把别起的双腿放平,儿子要枕她的大腿看报纸呢。

  蓝暖仪将电视掩护性地换了几个台,悄悄低头端详儿子:真的长大成人啦,上唇也有了好些毛茸茸的胡子。之前在卫生间也撞到儿子的裸体,下面也有黑色的毛;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可肯定,黑色丛中还有一根……想起刚才说儿子“人小鬼大”,他某个部位的健硕还真让她陶醉、自豪,也让她——迷乱。蓝暖仪这次不敢夹腿,虽然自己的内裤又湿了。

  “妈,帮我看看额头那青春痘,是不是熟了?有点疼。”欧阳致远还是留意到母亲的目光,顺带着就提出这个要求。

  “嗯…嗯?…妈瞧瞧……哎,是透了——别动,妈得挤它出来。”蓝暖仪把儿子的上半身都拖进自己怀里,俯身仔细地研究那痘儿,细白的手指按在上面。

  “……好大颗噢…,疼就告诉妈妈…”

  欧阳致远脑子里忙着呢,天塌下来也顾不上了。他在享受着,身上有母亲那丰满胸脯的轻压,脸上有如兰气息的暗袭,额上有温润似玉的按摩:“妈,真想一辈子就这样在你怀里躺着算了。”

  “又说傻话了。”

  “我可是说真的,爸说要替我找个后妈照顾我,其实他是为自己着想的,我可不干,天底下哪有俩妈的?他要真敢娶,我就搬回来!”

  “你爸也有他的难处,老少爷们的,没个女的在家把持一下不好,你不就常向我投诉他煮的面条么?”

  “哦,他就需要人照顾,我妈就不要人帮着买米拎菜了?好呀,到时候有人照料他了,我就去照顾我妈去。一人一个,扯平了……”

  一点温热的液体滴在欧阳致远的脸上,吓得他收了话头睁眼瞄向母亲。蓝暖仪正泪眼涟涟地看着他:“好儿子,乖儿子……妈没白想你…没白疼你……再让妈妈抱抱……麒麟儿……”哽咽声中,久在心中想唤未唤的儿子的乳名终于冲口而出。当年她曾在儿子同学面前无意中叫过他,被同学笑也令他生了好几天的闷气,从此她就未敢开口,如今再也顾不得许多了。

  时钟缓缓地鸣过十二响,惊醒了沉思中的蓝暖仪,也令她怀里的儿子吐出一句呓语,听不太清楚,好象是“妈妈,我……”之类的。蓝暖仪微微一笑,“奇怪,这孩子白天总是‘妈’前‘妈’后的用单音,怎么做梦倒唤起‘妈妈’这种复语词来了,改天得问问。”轻轻拭去他眼角上的泪痕,估摸着怎样才能把这近百斤的宝贝弄到他卧房去。

  蓝暖仪把他抱起来时,欧阳致远就察觉了,但他不打算让母亲知道而免得两人尴尬,何况能窝在母亲的怀里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直至母亲在他额上轻吻离去,他才能活动开身子,才有机会回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想起母亲那充满成熟韵味的丰躯,那扣人心弦的颦笑,还有此刻正紧包着自己裆部的母亲的内裤……

  欧阳致远一个翻身把被头搂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耸动,方才沉沉睡去……

  蓝暖仪就没那么好过了,她几乎是软倒在自己床上的。幸好儿子的卧房和她的只是对门,不然她可真得爬着回来。只为了不把儿子弄醒,那和自己同一个重量级的人儿,横在臂弯里就这么抱了过去。

  “女人无法做到的事,母亲就做到了。”

  蓝暖仪有些得意:“明儿让他知道母亲的辛苦,且看他如何心疼我。”或许儿子会一边责怪自己一边替自己按摩?蓝暖仪又心动了。联想起儿子对自己的依恋和孝顺,过得几年,就有个宽厚的肩膀可依靠啦。

  “麒麟儿当然有宽厚的肩膀,比那大卫健美多了。”

  大卫?那可是一尊裸像……

  “儿子今天也让我看到了他的……”蓝暖仪不自觉地把平时搂着睡的方枕移到双腿间轻轻地摩擦,自己的下身不争气,今晚已是第三次把内裤给润透了。

  “内裤……麒麟儿那不也有一条我的内裤么?上面也曾沾过我这些…水儿,如今,这本应贴在女人最隐秘的部位的布条……却包着一个男人的……阴茎…”

  蓝暖仪强迫自己把“阴茎”两字念出声,下身腔道的收缩正如电流自下向上雷鸣而至,若不在声带上寻找出爆发点,就享受不到那贯通全身的快感了,似乎也只有这样,才更能配合汹涌袭来的意淫高潮。

  蓝暖仪泪眼朦胧地盯着天花,任由躯体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谢谢你……

  麒麟儿……,谢谢……”

  久违了三年多的性高潮…………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