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槐花开的季节了,怕闻这股沁人心脾的香气,因为前年这个时候妈妈离

我而去,从此和我阴阳两隔。在我生命中最值得我怀念的人就是妈妈,妈妈是我

最亲近的人,她生养了我,我却和她有了亲密的肉体关系(也是孽缘导致),现

在她走了,想起她,我内心充满了悔恨。

看了不少乱伦文,总想从中找到温馨多少带点异味的母子欲情文,也顺便找

回当年和妈妈的性记忆,企图唤醒僵蚕,顺便安慰一下我思慕妈妈的愁肠,但是

我却很失望。不少文章里描写的妈妈仿佛不要钱的妓女,胯间久旷故颇有奉献精

神,随手拉过来就操,四五十岁了却像初谈恋爱的小女人,随便忸怩着略作嗔怪,

然后就大叉开光洁的两腿露出丑陋的蜜处尽着儿子受用;儿子就像强奸犯,直接

把阴茎插进妈妈体内,粘着妈妈的淫水毫无顾忌的反复抽送,然后妈妈就像性欲

狂一样迅速达到高潮,儿子也就像金刚不坏之身一样,干了妈妈足够久的时间,

母子双双达到高潮,然后母子就结为同心,随即变为两个交配期的动物,像海豹

一样不停地反复交配,干肿了彼此的性器官,然后不停地写性交感受……更有肉

麻兄弟,随便让母子张开臭嘴喊着[ 亲儿子,好哥哥,亲大大] 亦或是[ 亲姐姐,

贱货,骚屄] ……

呵呵,我本来挺着硬邦邦的肉棍进来,看着这些手枪文,不觉胯间一根渐渐

柔软,随即竟倒阳,一泡精液也就懒懒的回流到阴囊了。

你想想,妈妈何等高贵之人,拥有生我之门和死我之户,何等霸气!慢说美

利坚合众国如此开放,妈妈也不是随便搬过来就操的,何况我泱泱九州,三千年

封建历史和儒家文化禁锢,你妈妈的屄里面再空闲,怎么也轮不到你随便把阳物

插入呀?你要想操,绝对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你如果确实操了你妈,怎么也得弄

个让大家听了都信服的理由;再说,你妈毕竟是高你一个级别的长辈异性领导,

你把她从高位上拽到你身下脱光了压着,她把黑森森、紧皱皱、红鲜鲜、毛烘烘、

骚户户的自己心灵最私密处交给你插入阳物,她完全芳心相许,胯间流水就那么

乐意吗?她一开始有什么反应?你干了你妈以后,你们怎么相处?都要做好铺垫

和退路,别把你妈写得那么没有脑子植物人一样,或者没有廉耻得还不如一个最

低级的妓女!!

我早就演练了几场乱伦实战,或者你们直接当我就是真正这么干了我的妈妈,

所以我才有这么真实的乱文。我的描述太逼真,不要模仿,要是你模仿办了你妈

伤透了你的亲友不要怪我啊;或者我的叙述就是你的作为,你和你妈妈就是这么

乱伦的,这个纯属巧合,我不算侵权啊,猪位……

一、我的成长我的性

大江、二牛和我是铁哥们,小时候光着屁股一起长大,那时候我们沟通最多

的话语就是“操你妈”,这个绝对是每句话的开头,讲了的和听了的都还傻逼一

样觉得挺亲热。我估计一般的哥们都是刚刚学会说话不久,就会熟练的掌握国骂

“你妈屄”和“操你妈”,大了你会知道,这句话表达的意思都是指骂人者想象

着把自己的阳物塞进熟女妈妈的最隐秘处做爱,更有甚者表达的是某人就是他操

纵其母洒下的种子。那时候我们没有他意,只是口头禅,不禁对妈妈没有非分之

想好恶意,反而,如果谁真的表露出对妈妈的恶意,我们都会舍命一拼的。

我第一次涉黄涉性是14岁那年,大江大我2岁,那时候他早就开始用他后

妈的丝袜套在阴茎鸡冠处看着陈慧琳的裸照自慰了。可是我不会,我把他给我的

一张藏着床垫子底下,偷偷拿出来看。过了一年到了夏天,那个日子也是槐花开

的时候,我就开始象夏花鼓囊着要盛开的样子,整天老有东西想从身体下部渗出

来的燥热,天气也是滋长莫名的欲望,这天下午家里没人,我就老想着办点私密

事,奇怪,第一次有这个感觉,长大了成熟了,就有时候想自己独处鼓捣事,想

想也怕人,却又刺激。话说我这样就把自己单独反锁在房间里,脸红心跳地拿出

陈慧琳的电脑仿造版的裸照偷偷看,陈慧琳的照片有两张,一张是裸着大奶子自

己扳着腿让黑人操的撑屄照,这个尤物阴毛乌黑,屄口红润饱满,肥厚的小阴唇

被黑棍撑得外翻;另一张是她的怀孕性交照,奶子吹气般膨胀,肚子丰隆饱满,

阴唇肥厚滴露红肿着下垂,看着看着,我的阴茎铁硬如枪,只好拿出来放松,因

为实在喜欢陈慧琳,我就不禁把老二在陈慧琳照片她的脸上和奶子上、屄口处偎

擦,擦得痒痒,就翻开包皮,一点一点扒掉皮内阴茎鸡冠侧白皙的阴垢,我蓦地

看见自己包皮里面涨得红萝卜一样的东西,看见紫涨的阴冠,透着紫红的血色,

我小心地触摸它,触摸处传来我身体最深处最痒痒最难耐的感觉,让我感到有股

生动的暗流和欲开启的渴望,这股感觉让我感到亲近和亲切,当我再次把这股亲

切偎擦到陈慧琳的阴蒂处时,一种难以描述的痒感伴随着快感颤抖了我身体里面

最敏感的神经,随着我阴茎开裂口沁出的白亮的黏液的流溢,挨擦变得润滑和刺

激快意,有些许被电击的触感伴随着钻心的痒感和渗入脑髓的快意,促使我加快

了厮磨和摔打,我的肉棒更硬更热,它与陈慧琳片交的急切和极乐频次不断增加,

使我的脸颊火热,我不断吞咽着不知哪来的口水,瞬间,坚硬的阴茎变得紫红,

一股欲喷的难抑极乐变作动力促使我颤抖着骚动着,一股极其快活的感觉从我身

体底部迅速传遍全身,刹那间,我的尿道口流出了粘稠白皙的液体,我就把它喷

涂在陈慧琳的阴唇上、奶子上、脸上,极乐的感受瞬间如风消退,我感觉骨髓里

好像被抽走了东西一样,感觉到瘫软,随着热软的阴茎颓势一起酥软,顺势仰倒

在床上感受极乐后的空虚、悔意和舒适后的酥软……

第二次激情的手枪喷射是和大江、二牛一起搞的,搞完以后我才知道我的阳

物比大江和二牛的都要粗大。就在那个夏天,大江拿到了一张毛片,说是港台一

级的,我们拿到我家的DVD机器里放,片子里面男人和女人都光赤条条,一上

来就互相吃小便处,然后男人就把长长的黑阴茎塞进女人的屄里面、肛门里面和

嘴里面,三个窟窿啊……看了10分钟,我们三个都打起来帐篷,好在夏天,都

是短裤,大江就掏出来长满黑毛的阴茎说:“亮子、二牛,咱们挨着来,看好了

那个女人,就对着她操吧,比比谁操得狠喷得远”,说着,他手托着老二从电视

机处向外走了四步,然后就转过身来,对着电视里面一个正挨操的大奶子就打起

了飞机,不多会,就听着大江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把腰往前一弓,忽的一口气,

就看见一股白水一下子就喷在电视机前面的小板凳上,然后又是第二股、第三股,

后面力道小了很多,后面喷得近一些,留在了手上,滴在了他脚前面的花瓷砖上

……到我啦,我选好了一个高高大大的大奶子女人,看好了她的大红屄口,就一

下子站在刚才大江的发射地,一把就拉出来我的鸡巴,大江坐在一边,啧啧道

“行啊,亮子,你的本钱真大”,看着大江还没有消退的黑家伙,比一比,我的

差不多有他的两倍大,呵呵,我忍不住啦,飞快地套动起来,很快地,一个热流

伴随着快乐如期而至,我赶紧压住了老二,两虎口套紧我的阴茎鸡冠子,就看见

一股白亮的精液直飞到我家的电视屏幕上,落在电视机里面那个高高大大女人的

奶子上,呵呵,我也喷了三股……二牛的最小,白白的包着皮,前面多少露出阴

茎头,红红的嫩样,他搓得时间最短,所以力道最小,也喷得最少。

小时候记忆中最深刻的处感就是这几次了,其他都是自己晚上打手枪,打完

就困了也就没有多少难忘是痕迹。对于女人肚脐以下特别是胯间异物,我们三个

都是一样的痴迷,老想偷偷看看她们长得啥样,才放心。直到有一天,大江说看

见女人的屄了,我们都问。大江挑着鼻子一副骄傲样子,顺便就伸手摸着我和二

牛的头说:“你俩白搭,也不知道你妈腚沟里面的屄长得什么样吧?你们说是横

着长的还是竖着长的?呵呵呵……”二牛不识趣的咕哝:“我见过母牛屄”,我

俩都哈哈笑得肚子生疼。我问大江看见谁的屄了,大江顺势问我们想不想看,我

和二牛都咽着唾沫瞪直了眼,大江说:“你们要看也行,不过要每人给我20块

钱,我就让你们看看真正女人的屄,看看女人屄里面尿尿的样子”我和二牛都从

了他。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女人的屄。那天大江拿着他爷爷的折叠拐杖,前面有个

箍,箍上套一段木头,上面安装着两面不同位置的镜子,我和二牛一看都反悔了

要钱。大江说“你们傻逼吧,谁家的女人露着屄让你们随便看?要想安全地看到

女人的屄,就得用这个”。我们跟着大江来到郊区中学外面的麦地里,走到一片

臭烘烘的地方,大江停住了脚步,指指红砖后面的一处:“你们悄悄地跟着我,

别出声,就在那边”。我们捂着鼻子,趴在郊区中学女厕所外面流粪处,大江放

下钓鱼竿,我们伸过头,二牛和我都看见了部分粪便和猩红的卫生巾,上面是空

荡荡的蹲位。“啥也没有呀”,二牛摇着头,大江拍了他脖子一把:“等等,就

快下课了”。果然,当我们蹲得腰酸,爬得胳膊疼,熏得快要背过气去的时候,

穿着蓝色校服扎着蓝裙子的女学生终于来了,人挺多,厕所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啦,

女孩们喳喳唧唧的说话声、哗啦哗啦的撒尿声,还有屁声、大屎块落坑的声音比

比皆是,我和二牛瞪大了眼睛,模模糊糊从反射的镜子里看见了女孩们白皙的屁

股和粉嫩的胯间、稀疏的黑色毛丛,也就最集中精力地看见了女人的屄,确实是

上下开口的,两片大都包裹得很严实,依稀可见黑黑的稀疏的毛掩映着粉红的洞

洞,流出透亮的尿水,顺着屄毛流下来。我却看得久一些,学生大流过去后,我

依稀看见了花色成人衣服,也就看见壮硕的肥腿和肥满的丰臀,紧跟着我第一次

看见成熟女人的阴部,那是个女教师,劈开了大腿蹲上坑位,就露出了她大腿中

间那一处,我看见她流着身体秽物却是最生动的地方,那里蓬勃黑森森的阴毛覆

盖着一道紫黑的伤疤,疤痕处的紫红色的肉丰隆光润,就像小时候我用镰刀割破

后重新长好却凸起的大梧桐树皮疤痕。我正看得入迷,就见一股粗黄的尿水喷出,

一下子冲开两片树皮,就活像母牛屄一样粗线条的流下,我不敢再看,退出来就

觉得这20块钱花的值啊。

我一次干女人是16岁,那时大江十八岁,二牛十七岁,都有过很熟练的手

淫史的几个青春勃发的哥们,老想找个女人练练,大江不知什么时候上了一个郊

区奶牛场的哑巴姐姐,就和我、二牛反复讲操屄的绝美处,我和二牛阳物和眼睛

直了都软不下来,就又凑份子,200块钱足够他吃顿馆子啦,大江才勉强同意。

记得当时我和二牛还凑钱买了2份名牌品,我买的是搓脸的,大牛买的是口红,

又花了400多。傍晚牛奶厂工人下班了,我们放学了,大江就带着我们进了空

旷的牛奶厂,一个一个牛棚走过去,都是吃草的母牛,没有人;依稀听见奶牛吃

草的沙沙声、牛叫声,没有人声。走到腿都软了,胯下也软了,刚才的奸女期待

都软下来了,胯间凉凉湿湿地,大江忽然指着西北角一处牛棚:“哥们,到了”。

我们心跳着走进去,就看见有个扎着红围巾的矮胖女人在给奶牛添草,大江走到

女人身边,女人没有觉察到他,大江拍了女人一把,女人回过头,阿巴阿巴叫着,

原来是个哑巴呀,女人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灰褐色的光线里实在看不出漂亮如否,

估计很普通,我只注意到女人脸红红的,脖颈很白,穿着青色的工作服,肥肥大

大的,大江把化妆品递给女人,女人咿咦喔喔的推着他,大江个子强壮,就一下

子把女人按在槽子边,把化妆品放在女人脸前,女人也就不再推拒,任着大江把

自己的蓝布裤子褪到脚底,脱出一条光腿支在一边,我这才发现女人没有穿内裤,

我们都穿着短裤,里面早约定好了不穿内裤,所以掏出来很方便,女人的屁股挺

起来,发着瓷碗一样的光,大江左手向下压着直挺的阳物,右手就在女人张开的

两腿间黑暗处摩挲,而后熟练地插入,没在灰褐色的光线里,大江快速地俯仰,

女人屁股被搧得啪啪响,一会儿,就听见有泥泥绰绰狗撮食物的声音,女人就发

出呜呜呀呀含混的口鼻声,大江直接趴在女人身上,两手探在女人胸前鼓鼓囊囊

处抓摸,忽然就看见大江用力扳住女人的大腿,急切地抽送,然后我就似乎看见

女人的臀部分瓣处生出手一样,死死揪住了大江的阳物,大江就无助地踮着脚被

人揪住一样地抓靠在女人身后,一波一波地估计射入了。而后大江下来,便提上

裤头便向我挥手,我就赶紧靠前,掏出来自己的热物,往女人腚沟里塞,顶得女

人往前踉跄半步,我正慌,只见女人一手扶着槽子,一手从两腿间伸出来拿住我

的,我就感到女人粗糙的手扎扎齐齐的,很快把我的阴茎引导在一处温软滑热处

被按进了,那里一片湿滑泥泞,我一下送进至根,女人忽的长长出了一口气,我

就觉得下面被软热滑湿的肉包围着,我刚刚动了几下,就觉得被夹得奇痒难耐就

喷了,女人一颤下面的屄肉一紧,锁得我好舒服,差点挤出我的阴茎,我射了,

可是阴茎还没有软,我扳住女人的大白屁股,依稀闻到女人的味道,估计是体香,

就不禁又硬起来,膨胀着,于是快活的感觉重新开始,我也啪挞啪挞击打着女人

的大白腚,感受着女人屄肉的温情,就不禁急切地大动,女人的肉体晃动着,凄

惨地哀号着,正留恋处,忽然,就听见远处有人喊:“哎,干什么的……”一阵

脚步声跑近了,大江和二牛跑得最快,我一下子就从女人的屄里面滑脱出来,女

人反映稍慢,还撅着的大白腚,我顾不上多看,就拉上短裤跟着飞奔而去……就

不再推拒,任着大江把自己的蓝布裤子褪到脚底,脱出一条光腿支在一边,我这

才发现女人没有穿内裤,我们都穿着短裤,里面早约定好了不穿内裤,所以掏出

来很方便,女人的屁股挺起来,发着瓷碗一样的光,大江左手向下压着直挺的阳

物,右手就在女人张开的两腿间黑暗处摩挲,而后熟练地插入,没在灰褐色的光

线里,大江快速地俯仰,女人屁股被搧得啪啪响,一会儿,就听见有泥泥绰绰狗

撮食物的声音,女人就发出呜呜呀呀含混的口鼻声,大江直接趴在女人身上,两

手探在女人胸前鼓鼓囊囊处抓摸,忽然就看见大江用力扳住女人的大腿,急切地

抽送,然后我就似乎看见女人的臀部分瓣处生出手一样,死死揪住了大江的阳物,

大江就无助地踮着脚被人揪住一样地抓靠在女人身后,一波一波地估计射入了。

而后大江下来,便提上裤头便向我挥手,我就赶紧靠前,掏出来自己的热物,往

女人腚沟里塞,顶得女人往前踉跄半步,我正慌,只见女人一手扶着槽子,一手

从两腿间伸出来拿住我的,我就感到女人粗糙的手扎扎齐齐的,很快把我的阴茎

引导在一处温软滑热处被按进了,那里一片湿滑泥泞,我一下送进至根,女人忽

的长长出了一口气,我就觉得下面被软热滑湿的肉包围着,我刚刚动了几下,就

觉得被夹得奇痒难耐就喷了,女人一颤下面的屄肉一紧,锁得我好舒服,差点挤

出我的阴茎,我射了,可是阴茎还没有软,我扳住女人的大白屁股,依稀闻到女

人的味道,估计是体香,就不禁又硬起来,膨胀着,于是快活的感觉重新开始,

我也啪挞啪挞击打着女人的大白腚,感受着女人屄肉的温情,就不禁急切地大动,

女人的肉体晃动着,凄惨地哀号着,正留恋处,忽然,就听见远处有人喊:“哎

,干什么的。。。。。”一阵脚步声跑近了,大江和二牛跑得最快,我一下子就

从女人的屄里面滑脱出来,女人反映稍慢,还撅着的大白腚,我顾不上多看,就

拉上短裤跟着飞奔而去。。。。。。



  • 提示: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 | 获取本站永久域名-下载 |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
  •  
  • 站點申明: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 『網站分級制度』-『限制訪問本站』